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叮!”耳边传来珠链落地的声音,景容眉头一皱,起身离席。

    莫元八成又看上哪家的漂亮姑娘了,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逍遥了。想起以后会面临的日子,夜音璃心中难受不已。她正在独自喝闷酒,余光看到景容离开,急忙跟了上去,道:“王爷慢走。”

    景容脚步一顿,停了下来:“是你,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王爷容禀,姐姐她没有给您惹麻烦吧?”夜音璃尽量让自己显得落落大方,但是声音里的微微颤抖出卖了她:她很激动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,很乖。”景容平淡地说,“本王还有些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夜音璃有点着急,“民女刚才看到姐姐自己出去,依稀有些醉了,王爷这是要去找她吧,倒不如让民女跟您一起,毕竟她是民女姐姐,更了解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

    虽然被明确拒绝,但是夜琉璃还是跟着景容出了宴会厅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姐姐她前段时间掉进水里,脑筋虽然清醒了过来,但还是有些脆弱,毕竟也算大病初愈。”

    景容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两人走进了小树林,环境有些阴暗。

    “其实姐姐很善良,特别不喜欢别人虐待小动物,一看就会哭上一天。”夜音璃笑着,正说着,她突然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,朝着景容摔了过来!

    景容及时扶住她:“没事吧?”他表面风平浪静,内心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夜音璃羞涩道:“没事,谢谢王爷。所以我这个姐姐心地单纯,以后免不得要给王爷添麻烦,民女在这里请王爷海涵,千万不要生她的气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简直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。

    “天太黑了,不安全。回去吧,不要再跟着我!”景容说罢,忽然加快了速度,把夜音璃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看着景容对夜琉璃的态度,夜音璃在心里对自己妹妹的嫉妒又加深了几层:夜琉璃这般走运,都是自己成全的,而如今看看自己要嫁的人,老天爷你也太不公平了!

    莫元抱着夜琉璃出现在一个空房间里,把她放在了床上,近乎痴迷地看着她的脸。这样□□裸的注视让夜琉璃感到很反胃,把头转向一边。

    屋子里有一种奇怪的香气,有点腥,有点甜,有点恶心。

    “你若敢动我,王爷和皇族不会放过你的!”她有气无力地说。长阳王妃算是王爷的正妃,是皇帝的儿媳妇,是要入皇家族谱的,这个身份可以用来威胁人的吧!

    “呵!”莫元嘲讽地笑了,强行把她的脸扳正,道,“这么厉害啊!我告诉你,今天的请柬我给大皇子二皇子还有长阳王都发了,但是大皇子二皇子都没有来,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夜琉璃看着他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们嫌弃,不仅仅我们商贾之家,还有长阳王,他们嫌弃长阳王,觉得他恶心!狐狸王爷是什么?老百姓都知道,他是妖怪,会吃人的!所以如果你今天死了,他们只会认为长阳王又克死了一个老婆而已,他就是个灾星!放心,我会让你尸骨无存的,保证任何人都找不到。”莫元一边玩着夜琉璃的一缕头发,一边幽幽地说。夜琉璃忍不住破口大骂道:“放你大爷的心!说!你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我,人喽,善良无害的人,不会有人怀疑到我的!”莫元俯身过来,夜琉璃用尽全身的力气给了他一个耳光!但是因为四肢绵软,这个耳光就像在挠痒痒,连自己都感觉到了自己力度之可怜……她的手被莫元强行抓住了,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他说:“不要着急,慢慢来。夜还很长,咱们还有很多欢乐时光!”

    “恶心!”她恶狠狠地朝着莫元吐了一口吐沫,又把脸扭到一边不去看他,“你做出这种事情,不觉得对不起你的新娘子吗?”

    “新娘子?哦!你是说你妹妹,不对,是你三姐才对,她是你爹卖给我的,我不要都没法,你爹非要把她塞给我,来换取钱财,我也是很无奈,不要都不行!”看着莫元的嘴脸,夜琉璃心里蔓延起无尽的绝望:怎么会有这样的爹?

    他又凑了上来,道:“不过今天见了你,我才发现其实我更想要你,你比你姐姐可长的好看太多了,性格也对我的胃口,小辣椒!我忘了告诉你,这屋子里有催情香,只需要一刻钟,你就不会再舍得让我滚了,我打赌,你会不舍得的!”莫元摸着她的脸,“深情”无限。夜琉璃紧紧地闭上眼睛,想哭,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遇上这样的变态?该怎么办该怎么办?景容,快来救我!不行,如果他赶不过来,自己难道就只能做刀下鱼肉眼睁睁地被欺负了吗?不!绝不!想到这里,她睁开了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