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夜琉璃豪气干云,拍了拍胸口:“行,包我身上,爷带你见识大千世界去!”

    两个人旁若无人地在街边说笑,原本打算说完了就走的,没想到话音刚落,头先见过的那一队官差居然又出现了!

    为首的络腮胡手里拿着两张通缉令,上面赫然画的是连生与夜琉璃二人,别说,画的还挺像。他看了他们一眼,黑着脸沉声道:“带走!”

    夜琉璃&连生:“?”

    不过好在连生下一秒急忙反应过来,把夜琉璃藏在身后,同时后退一步避开对方野蛮的抓捞,礼貌道:“各位官爷,我们能不能问一下我们究竟犯了何事?”

    夜琉璃也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上牢房里问去吧!”

    然后络腮胡便不再说话,手一挥周围的官差便扑了上来!

    开玩笑,怎么可能束手就擒?

    连生摆好架势,唰唰几下把人打倒一片!于是官差们便“哎呦哎呦”地躺在地上,半天起不来。

    真当本花这一千年啥都没干吗?

    络腮胡大概是没想到对面这男子看似弱不禁风,居然还挺能打,目光变得阴沉,慢慢站了起来!

    他要亲自动手!

    络腮胡似乎有功夫,掌风倒也凌厉,和连生一个妖精也能过上几招,不过可惜了,还是打不过,被连生一个定身法定在原地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一个官差哼唧道:“死小子,你敢袭击官差,我看你是不想活了!等大爷们站起来,弄不死你的!”

    连生似乎听进去了,又道:“并非在下冒犯,只是想知道我与我家小妹究竟做了什么,我们不过是寻常百姓,路过此地,难道你们银霜城流行邀请客人去牢里做客?”

    络腮胡不能动,但是能说话,眼珠一转似有所想,此刻叭叭道:“你们二人偷了我城的镇城之宝,还死不认账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夜琉璃瞪大眼睛,这简直是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何事喧哗?”

    不过短短四个字,嗓音不高不低,却把主人的威严和气度表现的淋漓尽致,凭此已经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车内发声之人有多么的气度不凡了。

    众人默然,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原来在连生动手干架的时候,那方才已离开的华丽车驾悄无声息地驶了过来,里面坐的正是当朝太子。

    夜琉璃抬眼看去。

    “禀太子殿下,是他们,两个外地人,偷了我们的宝物!幸亏有人及时辨认,属下才得以抓住他们!”络腮胡说,乖顺的像一只猫。

    “三,二,一!”

    周围原本看热闹的人立刻做鸟兽散,五秒钟之后干干净净大门紧闭,只剩下了几个当事人硬梆梆地杵在原地。

    连生急忙否认:“我们没有偷!”

    络腮胡:“敢让我们搜身吗?”

    连生:“凭什么!敢动我们试试!”

    络腮胡:“啊呸,就是心虚,不要脸!”

    连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吵了半天,渐落下风,见背后无声,连生想叫夜琉璃一起上,回头才发现她正痴痴地看着马车,表情哀伤,满脸泪水兀自不知。

    那马车车帘是浅金色,十分厚重。车帘后面的人连个影子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他叫:“小璃。”

    夜琉璃恍然间回过神来,擦了把脸,定了定心,而后看着连生道:“怎么了?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走吗?”连生牵住她的手,“我现在就带你走!”说着就要瞬移,却只见头上紫光一闪,两人被一张巨大的无形的网拦住,从半空掉了下来,摔在地上,很是狼狈。

    一个灰衣道士站在络腮胡身边,头上戴着斗笠遮住了眼睛,只能看见下巴。他轻轻一点,解开了连生施的定身法。而后淡漠转身,手里拿着灰色拂尘,看着他们二人困在网中,不断挣扎,面无表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