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龙骨告诉夜琉璃,治好连生需要一味神奇的药材,名独木林,只有魔界才有,取独木林的根部用千年沉香木劈柴熬煮上八个时辰,让沉香和独木林的药性充分融合,有助于植物类的妖精机体再生。

    夜琉璃听完,呆了。

    “独木林……”瞥见龙骨的眼神,她笑容变的黏人,温言软语哄人道,“那不是有魔尊大人您嘛,有您在,万事无忧。可是,可是,这千年沉香木哪里去找啊?要不您也一并解决了吧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心疼,那可是千年沉香木啊,找到了还要当柴烧,简直暴殄天物啊!

    “亲我一下,我就答应你!”

    龙骨戳戳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好的,又开始了!

    “你等着!”

    半天后,夜琉璃说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龙骨:“……”

    倒也不用思考那么久,早知道了!

    “我现在去魔界给你找独木林!千年沉香木的话,算你们幸运,周府后花园就有,正中心地下三尺,本尊估计周先生年轻,可能不知,那么如今知道了是否舍得?”

    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,走了。

    夜琉璃“噌”地转过身,目光灼灼地看着小易,连声道:“真的吗真的吗?”其实对于千年沉香,夜琉璃心中也十分不忍,可是木头是死的,连生是活的啊!

    小易说:“这栋宅子是很久前先祖买的,至于是否有沉香木,我也不知。咱们一起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来到后花园,夜琉璃很快找到了幽沉,这是一棵非常古老的大树,此刻因为季节原因光秃秃的。凭借植物之间独特的感应,她闻到了其下沉香的独特气味。

    夜琉璃看向小易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走上前,抚摸着树干的纹理,而此时,樟生就在树里,与她面对面。对于她,他自然是恨的,连带关系,因为她是连生的朋友。但因为易,再恨,他也不能动夜琉璃。

    她转身走回来:“小易,这棵树肯定老值钱了,我跟你买!”想了想自己包袱里没多少钱,立马换了一张讨好的笑脸,妄图压价,“你卖多少钱?便,便宜点呗!”

    小易微微一笑:“你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啊,我想想,二十多两碎银子……”她尴尬地笑了两声,“出门急,没拿多少。不过你放心,到时候把连生抵给你,让他干活,百十来年也行,直到把钱还清,绝不让你吃亏!我,我替他发誓!”

    小易不发一言,只是看着她,目光无端让她紧张。

    他开口:“小璃,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向前走了一步,夜琉璃警惕地后退了一步,与他始终保持着距离,低着头,连声道:“我不行,我我我,我还有很多地方要去,我很有很多事情要做,我心无旁骛,我会回来看你们的……“

    不行,不行,不可以。

    小易心中无奈,笑了笑,婉拒了:“不用了,连生他也是我的朋友,既然是朋友,又是救命,怎么能用金钱衡量?再说了,你忘了?我很有钱。”

    “那,找人挖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夜琉璃便看见幽沉拖着巨大的干枯的树冠直直倒向一边,露出了树根,而树根下的巨大空洞中有泥土不断拱出,很快一截子木头就露了头,慢慢现出全貌,飞出来落在了空地上,而后幽沉归位,一切如同幻梦,不过是小易动动手指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小易笑:“小璃,再说一遍,可别忘了我是谁。”然后吩咐下人,把木头拖走劈成柴火。

    夜琉璃:“大手笔,服!”

    龙骨回到魔界,抓了一株花园里的三七,随手变成一朵花,正准备走,想了想,给自己变了一副新模样:满身伤痕,鲜血淋漓,像是刚经历了一场大战,死里逃生。

    很好!

    如他所料,夜琉璃看到他这副样子可吓坏了,看看,眼里都是心疼呢!她急忙上手搀扶住,小心翼翼地伺候着,甚至连句重话都没舍得说,仿佛是生怕一不小心给他气撅过去。

    龙骨表示很受用,下次还用这招。

    独木林用沉香木炖着,夜琉璃这边安顿好龙骨,就亲自去守着了。厨房里充满了沉香的香气,浓而不腻,很是宜人。夜琉璃就沉浸在香气中思念那个人。离开他以后,似乎途中遇到的所有美好的东西都能跟他挂上钩,让她不自觉地想起他来。

    景容,你也会偶尔想起我吗?

    而这边,樟生失去了沉香木,气息泄露,不能再呆在幽沉木结界中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离开之前,他还有一件事要做。

    他潜进了连生的房间,在这一路上,故意路过厨房,大摇大摆地让夜琉璃看见。夜琉璃十分心惊,怕他伤害虚弱的连生,追了他一路,被引到了屋内。

    看到樟生要杀连生,夜琉璃急忙冲上前去,大喊道:“你住手!”

    樟生居然真的住手了!

    “他是你大师兄,因为你伤痕累累,无心与你争任何东西,你为什么不能放过他?”她尽力高声叫喊,目的是为了让隔壁的隔壁房间内的龙骨听到快点赶来救援。

    樟生笑了,笑的十分嘲讽,盯着连生:“有他在一天,我便一天不能安稳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当初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?把他囚禁崖下,留了一口气,以至于给他翻盘的机会?自作自受!”

    她努力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樟生转过身看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