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说道最后,闻人雪歌的声音都有些变了。

    许源听得更是眉头皱起,“你做了?”

    闻人雪歌叹了口气,“跪了,也打了!”

    许源沉默了。

    闻人雪歌则是继续道,“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爷爷对我渐渐有了意见,闻人超更是从旁挑拨,我也就被愈发的疏离了!

    而那蒋若兰在我面前也愈发的趾高气扬了。”

    许源忽然停下了脚步,扭头看着身旁的闻人雪歌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我在,闻人家族,只会是你的!”

    闻人雪歌一愣。

    睁着黑亮好看的眸子盯着许源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许源笑了,“这还需要理由吗?

    你是我的女仆,你好了,我岂不是能更好?说不得,以后还得靠你来养我呢?”

    闻人雪歌顿时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明明可以浪漫至死的话语,结果从许源的嘴里说出来,就变味了。

    但她的心底,却仍旧暖暖的,很舒服。

    至少,许源有这个心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就在许源跟闻人雪歌逛街的时候。

    此刻,远在北州市郊外的一条高速上,一辆豪华的路虎车子冲出围栏,翻倒在地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,经过紧急救援,已经成功送到了医院了。

    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,浑身是血。

    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了。

    蒋天星坐在手术室门口,嘴里叼着的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,眉头皱起,医院的工作人员,都不敢上前制止,只是远远的看着。

    出事的正是蒋家的老爷子,蒋中闲。

    现在的蒋家发展的还不错,只不过绝大多数的人脉资源,全都掌握在老爷子蒋中闲的手中。

    要是今天蒋中闲撒手西去了。

    蒋天星接手蒋家的话,势必会出现许多波澜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些只买老爷子蒋中闲的账的人,根本就不会跟他蒋天星合作了。

    而如此一来,蒋家的产业规模势必会缩水一大圈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蒋天星所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但只要老爷子还活着,这一切,就还有挽回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手术室的灯灭了。

    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,被两名医护人员搀扶着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叫范盛,是北州市非常有名的外科圣手。

    “蒋先生,很抱歉,我已经尽力了,但是蒋老爷子伤的实在是太重了。

    我……无能为力,仅仅靠着机器维持着,也就几个小时的时间了!”

    范盛说完,便让医护人员搀扶着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剩下蒋天星一脸绝望的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忽然,他一扭头,对身边的秘书吼道,“让你打电话给若兰,叫她赶回来,人呢?

    她爷爷都要断气了,整天还只知道在外面疯玩……”

    秘书一脸无奈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打了几十个电话了,可是根本就没有人接!”

    “继续打!”

    蒋天星气呼呼的道,“老爷子最疼她这个孙女,要是临死前都没能见一面,如何能让老爷子瞑目?”

    秘书战战兢兢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。

    秘书就重新回来了。

    蒋天星的眉头一皱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丫头联系上了?她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秘书摇了摇头,“还没联系上,但是闻人家族的闻人霆得知了老爷子出事了,打过来电话慰问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