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沐紫盈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开口的第一句话,竟是开口问向许源的。

    脸色还满是焦急。

    “许源,你怎么样?受伤了吗?”

    许源摇了摇头,“就他们几人,还伤不到我!”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沐紫盈陡然扭头看向躺在地上的仓哥。

    焦急的脸色,也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沐仓,我让你从家族来接我,是护送我跟许源回去的,而你,竟是来找许源的麻烦?

    你要是不想在我沐家干了,就趁早自己收拾铺盖卷滚蛋!”

    话音传来。

    仓哥的脸色陡然一白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接到沐紫盈的命令,说是要护送一位尊贵的客人,才从沐家的离开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才刚到北州市,就接到了表弟陈友三的求救,所以才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。

    这陈友三让自己收拾的人,竟然也是自己要护送的大小姐的贵客?

    仓哥面色煞白。

    自己兢兢业业的为沐家卖命,才有了如今的地位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却是差点误伤大小姐的贵客。

    “陈友三,你踏马自己找死,别连累我!”

    仓哥猛地一把扯下腋下的银针,然后踉跄着站了起来,朝着陈友三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陈友三也蒙了。

    “表哥,不关我的事啊。

    这,这都是梅林路让我做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陈友三跪在地上求饶。

    一边喊着,还一边给许源磕头起来。

    而梅林路,早就吓得面无血色了。

    要是早知道许源是沐家的座上宾,就算是再给他一百个胆子,他也不敢找许源的麻烦啊。

    梅林路瘸着腿,疯了似的朝着远处逃去。

    仓哥猛地扑了过去,直到将梅林路揍得奄奄一息,才算是罢手,然后诚恳的跪在了许源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许少,我不知道您是大小姐的贵客,刚刚顶撞了您,还请您恕罪……”

    仓哥低着头。

    许源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这件事的根源本来就是在梅林路的身上。

    梅林路心术不正,利用假药,仗着范盛的名头骗钱,被许源揭穿后,恼羞成怒,喊人来收拾许源。

    而今,被打的已经不成人样了。

    也算是报应了。

    许源跟着沐紫盈一起上了飞机。

    落地南河市,再赶到沐家,天色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沐紫盈离家大半年,突然回来,也是引起了沐家不小的轰动。

    但沐紫盈却没工夫应酬那些。

    直接领着许源到了沐家别墅的后院,这里只有沐家直系近亲才能够进来。

    会客厅内。

    一个面色苍白,身上穿着唐装的中年人看着面前的沐紫盈。

    眸子之中流露出慈爱,但是脸色却是板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就是沐紫盈的父亲,也是沐家的家主沐承宗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回来?”

    沐承宗眉头皱起,对着沐紫盈开口道。

    沐紫盈小嘴嘟起,上前抱着沐承宗的手臂摇晃,撒娇似的道,“爸,我这不是给你找医生去了吗?”

    说着,沐紫盈给沐承宗介绍起来,“这位是许源,他的医术很厉害的。

    爸,你应该听说过北州市江氏集团的江名城吧?他的儿子前段时间因为一种特殊的寄生虫而中毒,命悬一线。

    最后也是许源出手,才治好的!”
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沐承宗满脸怀疑的看着许源。

    不论是眼神还是脸上,都写满了质疑。

    江名城那事儿,他倒是有所耳闻,着实棘手,请了不少的医生都没效果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怎么好的,他倒是没有如何去关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