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也幸好现在天气不算太冷,否则这一路行军,恐怕就不知道该如何受罪,驻地扎帐休息,新月和克善一个帐篷,白吟霜在里面帮着伺候,毕竟克善的身子才刚好没多久,小孩子生一场病还是需要好好养养,条件不算太好,只能在照顾上多下功夫。

    莽古泰在帐子外面守着,防止有些不长眼的家伙打扰他们格格和世子休息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同为救了他们的人,莽古泰还是对那个什么他他拉将军看不顺眼,那同乘之事他可还记在心里,这哪里是一个将军说的话,不过对于福康安,莽古泰的印象不错,毕竟一个年少有为知礼懂进退的将军,也比努达海那个不着调的靠谱的多。

    新月在帐子里拍着克善的背,嘴里哼着雅文唱给她听的哄孩子的调子,克善虽然小,但是在王府那种环境里,就算是最小的儿子,也明白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们是不是没有家了!”克善的声音还有些虚弱,不过听在新月耳中,还是令她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“克善!”拍着克善的手突然一顿,随即又像看不出什么一般的轻轻拍着,“克善,你要记住我们是爱新觉罗的儿女,有着尊贵的身份,同样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,而且,阿玛额娘,他们都是英雄!”

    “姐姐,阿玛额娘,我们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了?”懵懵懂懂,克善还是有些不明白,不过他知道他离曾经的家越来越远了,阿玛额娘,还有哥哥们,一个都没有跟过来,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了呢?

    新月是不想哭的,可是突然间眼泪就止不住了,不管如何,那都是照顾了她十年之久的亲人,端亲王的疼爱,雅文的关怀,这些她都是忘不掉的,可是这些现在都没有了,他们要去到那个陌生的地方,而且也不知道有生之年,能不能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格格!”看了新月的样子,白吟霜也不住垂泪,她心疼他们家格格,也心疼小世子年纪轻轻就没了双亲。

    低头啜泣一会,新月擦干了脸上的泪水,摸摸克善的脑袋,“克善,阿玛和额娘去了一个很美好的地方,不会有痛苦难过,也不会再有伤心,克善也要努力起来,不然,阿玛和额娘看到之后,一定会难过的,姐姐也是,为了不让阿玛和额娘难过,一定要振作,好吗?”

    虽然有些不理解新月的话,不过克善还是点了点头,“姐姐,我知道了,我一定会努力的,不让阿玛和额娘失望,也要为姐姐努力!”

    气鼓鼓的小脸让新月噗嗤一笑,刚才那股抑郁似乎也就此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夜色已深,新月在帐子里反复不停,却毫无睡意,不知为何她有些心慌,好像接下来要经历的事情,会比上一世的更加惊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