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新月这日和往常一样,坐在屋里抄写经书,谁知道还没抄写多久,就听到院子外面叽叽喳喳不知道是谁在说话,一个眼神,示意白吟霜出去看看。

    很快的,白吟霜回来了,“格格,是将军府的小姐和少爷,说……”稍顿一下,白吟霜才继续说道,“说见格格整日在屋里烦闷,特来请格格一同出门散心的!”说罢,白吟霜秀眉微蹙,这将军府的小姐和少爷都是什么脑子,明知道格格现在在守孝中不宜出门,居然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在格格住的地方闹起来了,当真是没有规矩,不过她只是一个奴婢,这种话就算有心说,也是无力。

    新月听罢,这抄经书的手顿了半晌,将军府的人果然没规矩,可是,雁姬姨母看起来是个规矩不错的,怎么会教出这般的儿女呢?

    新月哪里知道,雁姬自身是个规矩不错的,但是对于儿女方面,倒真是个不会教的,不然女儿珞琳何苦十六岁了连个教导嬷嬷都没有,儿子骥远十八岁了还赋闲在家,虽然是老夫人的宠爱,努达海个大男人只会上阵打仗,管家的事情完全不懂,而雁姬,虽然有心但也无力,也便就随他们去了,总归他他拉家的儿女,也不算什么高门大户,将来也能自行婚配的。

    “去回了他们,就说我现在要专心为阿玛额娘守孝,无暇顾忌其他!”就算不是珞琳和骥远来,新月也是不会去的,这宫里派来的嬷嬷宫女还在呢,这么一去,她在着宫里的印象也就不好了,老佛爷就算是看在雅文的面子上也不会善待她。

    可谁知还没等白吟霜走出房门,这珞琳和骥远居然就咋咋呼呼的创进了院子,嘴里还高喊着,我们是为你好,是为了不让新月太闷。

    毕竟是在别人的家里,那些嬷嬷宫女们也不敢太用劲拦,就这么让他们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新月见到站在眼前的两个人,气的脸都红了,这都什么规矩,一个女子活泼过头,毫无规矩,一个男子居然就,居然就这般闯入她的闺房,传出去还要不要她活了。

    新月当即就没给两个人好脸色,直道,“你们闯进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珞琳在将军府长大,从小身边就她和哥哥两个孩子,没经历过复杂环境,性子也很天真,风风火火想到什么就是什么,而且也没有什么玩伴,这突如其来家里住了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子,心里当然高兴,雁姬和老夫人本就不拘着她的性子,她也想着这新月格格是个谪仙般的人儿,一定性子也如此,就算她这般闯进来也不会怪罪,见那个丫鬟进来这么长时间居然还不出来,也不知道是在编排什么,就拖了骥远,硬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新月,我告诉你啊,门前那些嬷嬷们可坏了,都不让我们进来看你!”珞琳也没想其他,就想告诉新月她就想进来看看她,可是门前那些人居然不让她进来,真坏,“你说是吧,骥远!”珞琳转头又问向自己的同母哥哥,但是看到的居然是骥远目不转睛的盯着新月看,“骥远!”便又提高声音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哎,是,什么?”骥远对新月可算是一见钟情,就见了一面,就把这个女子放进了心里,但是新月自从入了府之后,便安心在小院里守孝,平日里也不出门,就只能看到那些丫鬟出出入入的,让他心里焦急,想见又怕这人不见,正好今天珞琳的提议,他就跟了过来,可算是见到了。

    骥远从小没有见过这般柔弱的女子,他见到的无非就是和他的额娘一般端庄大方,要不就是和珞琳一般豪爽开朗,而新月这种如水一般的女子,真的是第一次见到,也就此,这个女子就入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“哎呀,什么什么嘛,就是说那些嬷嬷们可坏了,都不让我们来见新月,是不是!”珞琳见自己兄长完全不在状态,着急的说道,可不能让新月误会了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