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真是个不争气的!”赵姨娘愤愤骂道,云娃听后向后退了几步,“姨母!”张嘴叫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好不容易给你安了个肥差,结果呢,你没把那个格格笼络过去不说,居然还降了身份!”

    这赵姨娘名叫赵婉柔,如名字一般,也是温婉可人,不然也不会被端亲王看上,饶是端亲王见惯了女子,也被赵婉柔勾搭的没了边,后来更是许下,如果生了男孩就升为侧福晋这句话。

    赵婉柔心里乐开了花,也就在怀孕之后好生养着,生怕她这一胎生不下来,可是她心里可没看上那所谓的侧福晋之位,赵婉柔心大着呢,心心念念的就是这嫡福晋位置,可是她也不想想,她只是一普通平民,就算端亲王想,也要看看宗室答不答应。

    赵婉柔在怀孕之后,就接了她明面上是远房亲戚,实际上是亲姐姐女儿的云娃入府,嘴上说的是自家亲戚流落在外于心不忍,实则是想在端亲王最疼爱女儿新月身边安插个探子,她入府这么久也看出来了,这新月格格就是个软柿子,只要身边有人挑唆几句,就能上钩,要是让福晋和她自己的女儿打擂台,她就只等坐山观虎斗,尽享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如赵姨娘设想,云娃刚到了新月身边没几天就把新月哄的服服帖帖,而这新月的各种表现也让赵姨娘不耻,就算是她也知道遵从女子三从六德谨遵女戒,而这个格格呢,成天就知道看什么野记杂文,满脑子只想着情情爱爱,这是什么时代啊,就算是小门小户的女儿也知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这个格格居然说出就算放弃身份也想和一人浪迹天涯。

    赵姨娘心中真真的不耻,也就这种高门大户的姑娘才能做出这种梦幻的想法,饱经人情冷暖的人,巴不得在这个王府一辈子都不愿出去。

    心里虽然不耻,但面上还是要对那格格好些,福晋已经有了三个儿子,成日在儿子身上的心思是最多的,这个女儿也就疏于教导,而又有着云娃在新月耳边吹风,在新月心里,这赵姨娘就是对自己很好的。

    因着端亲王的疼爱,新月又尽说赵姨娘如何好,端亲王心里也越发觉得娶了赵婉柔是个很好的事。

    赵婉柔的儿子生下来了,可是在给端亲王吹枕头风把自己升为侧福晋的枕头风之前,居然就被福晋给挡了,让赵婉柔怎么能不恨,福晋甚至放出话来,让她好好自己看好自己的人,不然,就把她的儿子抱过去养,要知道放在嫡母和庶母身边,儿子的地位也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赵婉柔吃了个哑巴亏心里怎么能不恨,于是就挑唆云娃在新月的吃食里下了冲撞的东西,新月没死,是她命大,新月死了,也和她毫无关系,她早就在这件事上把自己摘了个干净,谁知,那新月居然真的命大没死,活过来居然还像换了个人一样,换了个人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话,赵姨娘笑了,现成的把柄,子不语怪力乱神,但这神鬼之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新月,你就好好接招吧,反正后院的孩子能不能养大看的不是孩子,而是娘的手段,福晋你就等着我把你拉下马。

    云娃看着赵姨娘脸上的笑容抖了两下,不知道府中的谁又会深受其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