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如果说皇宫内小燕子这个燕格格生活的有滋有味,那么宫外,紫薇与金锁生活的可算是水深火热了,小燕子就像是从这个世间消失一般,如何也打听不到消息,而柳青柳红虽然没有明说,但看两个人的眼神终究是越发的不善,终于,还是在这天直接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们要赶我们走?”紫薇听了这话有些摇摇欲坠,不敢置信,明明这几天他们共同的寻找小燕子,关系不是已经不错了吗为什么要敢他们走呢?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大杂院里的老人小孩本来有这么多,小燕子也是在你们来之后不知所踪的,我们每天的吃穿都要用钱,可你们在这里白吃白住已经有些日子了,对于你们两个我们实在是供应不起了,请你们离开吧!”柳青直接将话挑明,将小燕子的生死未卜全部怪到了紫薇和金锁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的,小燕子的事情我也很抱歉,可是我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我们已经没地方去了,你们为什么不能收留我们,你们不是收留老弱妇孺吗?”紫薇开口辩解,可她完全没发现,这个辩解是如此的苍白,如此的自以为是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胳膊有腿,可以自己找活做,但是大杂院里的孩子和老人都是无法自力更生的,就算是我们和小燕子也是需要出门卖艺的……”柳青话已至此,也就不再多说什么,叫柳红将两个人带来的行李拿了出来,“你们今晚就走吧,这里不在欢迎你们!”说完,就直接走进了屋子,用力的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金锁没有说什么,只是捡起了地上的包袱,她承认柳青说的有理,而且她和紫薇有胳膊有腿,如果做些绣品什么的出去卖也是可以养活自己的,可惜……金锁看了一眼紫薇,开口,“走吧,趁现在天色还亮,我们还能找个地方住下!”

    “金锁,为什么他们要这样,我们做错了什么!”紫薇抹了抹眼泪,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是我们给他们添了麻烦,所以走是应该的,走吧!”金锁背起包袱,却突然看到包袱似乎夹着什么东西,抽出来一看,却是一个地址,金锁绽开笑颜,其实这里的人真的都很好,“走吧,我们有个住处了!”金锁正要拉着紫薇去寻了地址上的地方,谁知紫薇就看到了隔壁的小院。

    “对,金锁,我们还有皓祯啊,皓祯一定会收留我们的!”说完,紫薇就跑了出去,敲开了隔壁的门。

    此时这个小院只余下了梅素青,常妈和香绮三个人,梅灵儿已经被接进了硕亲王府,常妈打开了门,看到是紫薇,眼里很是吃惊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你怎么?”常妈还记得这是谁,不就是那天帮着劝梅灵儿的那个姑娘,但是见这姑娘对贝勒爷的表情,似乎也是有什么情愫在里面的。

    “请问,皓祯,皓祯在不在,我有事找他?”走进了院子环顾一圈,并不见富察皓祯的人,紫薇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请问你和皓祯有什么关系呢?”走南闯北这么久,梅素青自然也见过情窦初开的小姑娘,赫然不就是紫薇这样的神色,心中警铃大作,紫薇的颜色颇好,并不比梅灵儿差,要说梅灵儿唯一比不上紫薇的,不就是这通身的气派,梅灵儿身上还是江湖气重了些,如何都不能去除。

    “皓祯,皓祯前些日子救了我,我想,能否留在这里等皓祯来了对他表达一下感谢?”紫薇直觉如果说出了实话,这个人一定会把她敢走,不得不说紫薇的直觉这次还真的很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可是皓祯这两日恐怕是不会来了,毕竟灵儿已经进府了!”梅素青也不知道富察皓祯什么时候会来,不过这姑娘可要先打发走得好,省的夜长梦多的把人给笼络了过去。

    紫薇低下头,这模样就连梅素青看了都有些不忍,不过梅素青最后还是坚定了自己的心神,自己能不能享那荣华富贵可全在梅灵儿身上了,“姑娘,你看这天色不早了,我们也要关门了,毕竟家里全是老弱妇孺不是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紫薇还在犹犹豫豫,还是金锁一脸抱歉的走进来把紫薇拉了出去,“对不起,我们家小姐给你们添麻烦了!”

    雪如几近是被架着回了硕王府,她怎么也不会想到,进宫一趟,不仅被禁足,连带着几十年在硕王府中的专权都被分了,可雪如依旧不想认输,她还是公主的婆婆呢,回程的车上,雪如恶狠狠的说道,“翩翩,别以为自己是平福晋了就可以在府里作威作福,小心王爷发落你!”

    翩翩一如既往的低眉顺眼,没有因为成了平福晋而高傲起来,这种样子让雪如很满意,反正是在自家的王府里,是不是禁足皇家哪里知道,还不是自己说的算,想到这些,雪如心里反而觉得无所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