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深秋的季节,车窗外霓虹绵延,风从微微摇下的缝隙里灌入,带着月色的清甜。车身滑过这片繁华喧嚣,不敢再挑衅他的乔茉结束话题,安安静静地趴在车窗上看外面的风景。偶尔发出小孩子一样赞叹声。宋行楚伸手摸摸她的脑袋,“有这么开心吗?”

    嗯,很开心。因为我知道,不管发生什么,你都会和我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我们不能理解生活出的习题。千方百计,上蹿下跳,苦思冥想,用尽办法希望得到正确的答案,希望用最迅捷的计算得出没有错漏的人生。跋山涉水的过程中总是想着山那头到底有些什么在等着我们,不肯留心脚边默默开放的雏菊。

    乔茉侧首,看见他的脸在光影中若隐若现,神情平和又从容,感觉到她的视线,他朝她望过来,“怎么了,想什么呢?”乔茉想,我在想我是不是错过了很多风景```````

    还在想,在我看不见的地方,你到底做了多少保护我的事?

    他们中规中矩的谈恋爱,水到渠成地结婚。然而他总是小心翼翼的避免她出现公众的视线里。她妈认为他把她当小三养,她虽然为他解释,但是心里是带着一些疑惑。

    现在婚讯待发,就有人冒出来反对。看来这件事绝不像她想象的那么简单。汪孝萱问她为什么不想想他当初为什么娶她。这让人颇费思量的问题,在他今天一意孤行的要娶她这个事实面前,显得那么不重要。

    “宋行楚,你娶我,其实是很为难的一件事吧?”乔茉突然冒出来一句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般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更乖一点,更听话一点,做的菜更好吃一点,主动一点,热情一点,两人运动中适度加大自身运动量,我会觉得更完美一点。”

    乔茉愣愣地看着他,“你,你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是你问我娶你会不会为难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问你,我们宣布婚讯是不是对臣信有害无益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,要不这事儿就算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看也行。”

    宋行楚恶狠狠地剜她一眼,“在这儿等着我呢吧。就想我说这一句?”

    乔茉笑容灿烂,“你想什么呢,我怎么会就等这句,我傻啊我,上杆子配合你吃白食?霸王,是最恶劣的一种行径。我才不让你白吃呢。进了俺家店,上了俺的坑,要了俺的身,宋爷,奴家等着您买单呢。”

    宋爷果然不经哄,听她念完,脸色略为和缓。

    “表姑父后来被你送走了,还说什么了没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些事情,你不需要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忽悠他我有百分之十五股份的时候,他都噎住了。哈哈``````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忽悠他,你的确有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婚前让你签的协议,你是不是一眼都没看?”

    乔茉回想那一搭厚厚的资料,她当然没兴趣看,她什么都没有,不怕他惦记。那些东西无非都是律师想出来保护他不被她惦记的。她大喇喇地找到需要签名的地方签名就好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说真的?”她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宋行楚不理她。

    “百分之十五是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后我也要开董事会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也是资本家啦?”

    “…….”

    乔茉喃喃自语,“那个,是离婚的时候归我还是现在就归我了呢?”

    宋行楚忍无可忍,“离婚,你就连一毛钱也没有,知道这个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乔茉心里还在算计,不是约定,而是已经转到她名下的东西,如果离婚的话,再转回去?有这个道理吗?不对吧……

    宋行楚瓮声瓮气地问她:“今晚吃什么?”

    没空再算计的人瞪着迷蒙的眼睛看着她先生,“爷,咱不是刚吃过晚饭吗?”再一转念,乔茉咯咯笑道,“宋爷,咱这是回酒店呢吧,又不是回家,我没条件给你做饭啊。”

    宋爷淡定地回答,“有煎蛋的条件就行。”

    回到酒店。乔茉洗澡后捧着一小撮头发去找他。

    他倚坐在书桌前,穿着深蓝色毛衣开衫,棉质休闲长裤,一派随意,但却异常有型,气度雅然。书桌上的工作灯打在台面上,折射上来,将他拢在暖黄色的光影中,他听见声音,抬头看了一眼乔茉,接着收回视线,继续注视电脑屏幕,嘴上却问,“怎么了,小脸又皱成一团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一侧是一面巨大的飘窗,窗外暮色浓浓,星星点点。他开了些微的窗,有清凉的风泻入室内,带着夜的静默,在空气中回旋。

    乔茉也不吱声,径直走过去,关窗,再把窗帘拉上,接着挤到他身边坐在他的腿上。她神色严肃地将手摊开,让宋行楚看她手心的那一小撮头发,“你看,今天,汪孝萱揪的。”

    宋太太那一头长而柔软的头发是被宋行楚格外重视的,在各种发型轮番流行的潮流中,乔茉的头发被严令禁止减去一寸以上的长度。

    宋行楚低头,埋在她颈窝处嗅嗅,满意地说,“嗯,这款香味不错,香得腻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汪孝萱挠我了,你不信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宋行楚哭笑不得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我?”乔茉拽住他的衣领,一下一下地扯。“我不想你把我想成泼妇,我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宋行楚无奈捏起头发团看了看,妥协地想着方案,然后颇为认真地建议,“要不,我明天也揪她一把,绝不比这里少,你看行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