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数日后孙佳怡婚期临近,忙坏了乔茉和闵晓两人。周日三人约着去帮她布置新房。乔茉前一日在乔西平那里混了一日,第二天一早又要出门。备受忽视的宋行楚面无表情地送她过去,淡淡提示她,【计划】进度一再停滞,很没有效率```````

    意会出他指的计划乃造人计划,乔茉汗流浃背,内心泣血,爷,您已经很给力啦,再赶进度,奴家受不住了````````

    乔茉故意不接他的茬,面朝车窗,一路蔫坏地笑。下车的时候,她在他嘴角啄了一下,又啄了一下,再啄了一下。一直啄到,他的唇线由紧绷到柔和,她才安心地跳下车。

    孙佳怡买的新房在市中心,离她上班的地方三分钟路程,高层的小两房。据她男人说,在他家阳台上架上一台望远镜,炮筒对着孙佳怡工作的那层楼,基本上内部能一览无遗。他男人能清晰观察工作中的孙佳怡,是否和异性交往过密,这就叫一切尽在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三个人聚到一起,又聊八卦又吃东西,玩闹了一天,旁晚时才干点正事儿。当时乔茉和闵晓正在合作挪一件家具,听到孙佳怡爆料,笑得发软,手上没了力气,干脆停下来。闵晓跑去她家阳台上侦测,还真发现一套颇专业的望远镜,啧啧感叹:“老孙,你这日子难过啊,这往后勾搭个小正太啥的,还得注意远处的军情观察室。”

    孙佳怡给她俩一人端来一杯果汁,“情趣情趣,有情才能有趣。你们……会懂的。”

    闵晓喝着果汁评点:“太得瑟了,太酸了。”

    孙佳怡一眼看过去,笑得意味深长,“某人最近据说,也处于感情升华阶段吧。”闵晓和建斌一见如故,三两次之后,已经认亲的认亲,归队的归队,基本上建斌在姐妹淘之间已被默认为家属范畴。

    乔茉闻言也笑着看向闵晓,两双眼睛,四道目光同时射向她,闵晓欲起身,“想上厕所了,让让。”

    孙佳怡:“尿遁是最没有品的一种遁。”

    闵晓有些挂不住,争辩,“谁说我要遁,不遁了。”

    孙佳怡:“来来,汇报进度,几垒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一副已婚老妇女的样儿,”闵晓不屑道,“……没本垒呢,我觉得丫是个雏儿……”她说着试探地望向乔茉。

    乔茉摆手,“这个我不知道,不过建斌的确是个老实孩子。”

    闵晓叹气,“所以,我有压力,这本垒,是我带领他呢,还是任由其自己摸索呢,没想好之前,就先别吃啦,何况啊……”她压低声音,“坊间流传睡处男会倒霉的。”

    孙佳怡连忙出招,“能化解的,给点钱或是送点小东西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闵晓奸诈地笑,“你家老徐当年是收钱还是收礼啊?”

    孙佳怡倒是落落大方,爽快回答:“我送了他一包红双帧!

    “这么小气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意头好啊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互掐着发现乔茉在一旁笑而不语。闵晓轻轻戳戳乔茉的腰眼,“哎,你家那位呢?”

    乔茉若有所思地想了想,“我打算补上,送他一只金笔……”

    孙佳怡“噗”一口笑了出来,差点没喷闵晓一脸果汁。闵晓扭曲着表情回应,“你这个,意头更好,更好……”

    乔茉的手机响了两声,短信进来,闵晓推推孙佳怡,努努嘴说,“金笔来了。”

    乔茉笑着点开,宋行楚:[?]

    闵晓和孙佳怡同时探头看见宋行楚这个简单至极的[?],两人面面相觑,异口同声的感叹,“这是什么暗号啊。”

    乔茉端着果汁,“乔斯密码。”笑着走到阳台上避开她俩,回他,[?]

    宋行楚:[陌上花开……]——可缓缓归已。

    乔茉心道,国学不错,还知道这句。难道的休息日,她一天给了乔西平,一天给了孙佳怡。昨晚乔茉提到说今天要来帮孙佳怡一天的时候,宋行楚皱眉良久,最后提议道,我帮她请保洁工如何。乔茉笑弯了眉眼说不行。

    [临时决议今晚不回去了,我们姐妹要开座谈会。]

    乔茉等了一会儿,没有短信回复,直接拨过去。“爷,奴家请一天假行不?”

    宋行楚哼了一声,“你自己算算你一个月要休几天?”

    乔茉和气地解释,“就今天一天啊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上周刚刚休了一个礼拜!”

    乔茉回过味儿,脸上噌噌的窜火,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话!”

    乔茉看着闵晓和孙佳怡一起冲她挤眉弄眼,越发心虚,“我们在一起聊天呢。”言下之意,有人围观着呢,怎么和你聊这么私密的话题啊。

    “今天请假,明天加班。”他沉默片刻,折中提议。

    乔茉嗯嗯地应着,匆忙挂断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孙佳怡:“呦喂,你看看你讲电话时候那个低眉顺眼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闵晓:“你以为你小声说,爷,奴家,我们就听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孙佳怡:“你这样实在不给我们时代女性长脸啊。”

    闵晓:“男人不能惯着,得治!”

    孙佳怡和闵晓一人一句,乔茉连插话的时机都没有,只能认命的被数落,最后呆呆得表示:“真的很丢脸吗?”

    当然,孙佳怡和闵晓一同做愤慨状。乔茉问,“那我应该什么样?”

    闵晓:“矜持,宝贝,你要矜持再加上淡漠。”

    孙佳怡补充:“还有不屑一顾。”

    乔茉:“那,我试试?”两名无良闺蜜俱狗腿状握拳为她加油,全然不记得当初乔茉寂寞如雪时,她们在一旁煽风点火倡议她应该热情的姿态。

    晚餐后,三女一人脸上贴着一张面膜齐齐躺在卧室里那张超大的床上。

    闵晓:“老孙,你们打算立马要孩子吗?”

    孙佳怡:“嗯哪,早生早恢复。”

    闵晓:“你要赶在乔茉前面了。”

    乔茉心说,今天请假,明天还得加班,自从她鬼迷心窍电点了头,宋行楚就像吃了两吨药一样,对她不依不饶。按他的勤劳劲头,还真说不好会不会让老孙抢先。

    她正琢磨,手机就响了,闵晓叹气,“你家老宋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乔茉也觉着不好意思,接了起来,小声嗔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下楼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早上是他坚持开车送她过来的,看来他现在人在楼下啦。“……”乔茉生怕一开口再被两名闺蜜耻笑,呐呐无言。

    他好像明白她的窘迫,提示,“我不是接你回去,你就和她们说下楼买东西之类的吧。”

    乔茉应道,“哦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迅速找了个借口溜下楼来。心里急切,三步并作两步的向前跑。哐的一声,她整个人像个球一样,撞上之后反弹了开来,本能地“啊”了一声呼痛,揉着额头,泪水就要渗出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保安人员很不好意思地过来道歉,指着地上竖着的指示牌赔小心,“”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自动玻璃移门刚坏了,这个指示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小保安唯唯诺诺地用手指着。乔茉无力地摆手,示意没事,这么大的牌子,她没注意,难道还怪人家不成。闵晓说的对,矜持是必须的,至少,不会让她撞在玻璃门上。

    车内。

    “你!”宋行楚看着她红肿的额头,湿润的眸子盈盈闪动泪光,无言以对。良久叹气,“你能不能小心点,你这样,我怎么放心让你带着我儿子到处乱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