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乔茉呆了半晌,艰涩地回答,“我……我去看看我妈妈醒了没?”

    “乔茉,无论是当初还是现在,你凭什么一个人做所有的决定,你有没有问过我是怎么想的?你知不知道,你一直在做一件很荒谬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从来都没有变心是不是?你没有抛弃我们的感情,这一切不过是老天的一个玩笑。我们无奈地充当了他的棋子。我们还有没有可能,有没有一丝可能去更正它?”他的声音嘶哑,透着悲伤,语气惶然,像是没有底气的求证,“现在可以结束这些吗?”

    乔茉打断他,“知越,我能对你说的只有一句对不起,事实上你原谅或是不原谅,知道或是不知道,改变不了什么,也左右不了我……当时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左右不了你,你也左右不了我。对你,我从来没有让自己停下来。”他深深呼吸,看着她,“不好意思,我没打算放手,从来都没有。你现在有新的决定吗?”

    “乔乔,”一个冷冽又淡然的声音倏然出现。乔茉闭了一下眼,再睁开,她不是幻听,是宋行楚。

    宋行楚轻轻握住她的手,“手这么冰还站在外面说话,不长记性!”

    接着他的视线直接看过去,落在郑知越脸上,淡淡地说,“郑先生,谢谢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乔母小睡了一会儿醒过来,廖教授将她扶着坐起来喝了口水。乔母目光扫过房里的鲜花果篮和一份份打包精致的中餐点心。乔茉和宋行楚此刻推门而入,乔母淡淡地看了一眼宋行楚,就将目光投向了乔茉。廖教授忙指着一堆东西,言辞恳切,“都是你大女婿刚刚叫人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乔母当即皱了眉头,完全无视站在一旁的正被夸奖的大女婿宋行楚,对着乔茉开口:“知越呢?”

    乔茉顿觉冷风嗖嗖地从耳边吹过。她妈一点儿不喜欢宋行楚,也不应该当着宋行楚的面表现的如此明显,特别是,刚刚……那个站在她身后叫她的人,到底听到了多少她和知越的谈话?她妈现在再提这个名字,她的神经一阵紧绷,太阳穴突突跳着。

    乔茉正在纠结,宋行楚拥着她的手略一收紧,提示道,“妈问你话呢?”

    乔茉说,“知越有事回去了,他让我带问你好,说过几天回家的话去看你……哎,你不要关心这个了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乔母拢拢头发,“麻烦他送我一趟,这么晚了,也不知道他吃了没,这不就问问嘛,对了,你找到小莉吗?我们……要不要报警?”

    “妈,”乔茉走过去,坐在床边,看着她妈低声劝道,“我会找到小莉的,但她是成年人了,有些事情她可以决定的。你去警察局不能告她离家出走,她还可以说你干涉婚姻自由。我会和她好好谈谈,但是,你不要因为她的想法和自己怄气。”

    乔母将脸转过一边,眼圈微红。廖教授在一旁说,“是啊,孩子的事好好说。”

    乔母叹了口气,“你们先回去吧,我没什么事。都站在这里,我心烦。”

    乔茉和宋行楚走出病房的时候,乔茉下意识地将目光挪到刚刚她和知越谈话的露台,停留了一秒。除了空气里似乎残留着烟味儿,没有一丝他们对话的痕迹。她收回视线,正对上宋行楚若有所思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肚子饿了,我今天到底吃饭了没啊?”她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他看了她一眼,“你想去哪里吃?”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她眨巴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走到医院门口,宋行楚把她的外套拉拉紧,“外面风大,我去把车开过来,你在这儿等我。”

    宋行楚在一家粤菜馆门口停好车,两人准备进去的时候,旁边一群举着鲜花和气球的孩子笑闹着从他们身边经过,窜如隔壁的一家自助披萨。乔茉看着他们,羡慕地频频回头。

    两人最后坐在一帮庆生的小朋友旁边吃披萨。旁边的孩子一阵一阵的喧哗笑闹,声音尖锐又肆无忌惮。宋行楚优雅地抿了一口咖啡,放下,目光扫视了一圈桌面,最后只端起面前的一支矿泉水。

    乔茉自己三不五时和孙佳怡闵晓在这样的地方泡惯了的,察觉他一口不吃,有些不好意思,“要不我们还是去隔壁吃吧。”

    宋行楚不动声色地否决,“不用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她还想说什么,手机的信息提示音恰到好处的响了几声,知越的,她点开来看。简单明了,【接电话。】刚刚他打来几次,她瞄了一眼,伸手就在大衣口袋里掐断了。

    手机放在餐牌旁边,她的目光不时飘过去,手指无意识地抚在手机上,轻轻摩挲。

    旁边的孩子唱起生日歌,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举着一束玫瑰,他面前的女孩在众人的喧哗里,缓缓地低下头微笑。

    乔茉看着也笑起来,问道:“你以前也这样追过女孩子吗?”

    他身体后倾,略侧,一手扶在椅背上,姿态悠闲,“你以前也被这样追过?”

    乔茉笑而不答,续而望着窗外小声说,“对了,今天……不好意思,我妈脾气就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她只是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“呃,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也不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乔茉无语,一刀一刀划面前餐盘里的食物。宋行楚不急不缓地继续说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她吗,我对她谈不上熟悉,应该无所谓喜欢或是不喜欢。但是你小时候因为他们分开,哭到晕倒,大叫着妈妈的样子我印象深刻。让你哭成那个样子的人,我喜欢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轻触她的面颊,带着温意,“我不喜欢让你不开心的任何人或是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