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柏言昨天就办理了住院,小胖和柏言昨晚在医院睡的,成华则是回了家。

    小胖从一起床就开始惴惴不安,他一边收拾着手里的东西一边看着柏言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可以做手术了吧,小胖觉得今天的柏言格外高兴,眼睛里满含期待,平时冷冰冰的脸上都显得柔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小胖还想劝他再想想,可是看见柏言这个期盼的样子,小胖话在嘴边转了又转,还是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柏言接过小胖递过来的手术衣换上,然后打开背包拿出自己的所有银行卡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下不来手术台,就麻烦你帮我转交给柏欣了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一定要叮嘱她,钱不要被柏芳给骗走了。”

    小胖根本不敢接,手伸出去又缩了回来:“小言,你真的不再想想?”

    “席先生应该不是骗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席先生三个字,柏言刚刚还和熙的脸色立马又冷了下去:“这手术非做不可,你不用再劝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不要在我面前提他。”

    小胖只得接住这烫手山芋。

    一大早,成华就从家里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成华走到柏言身边安抚性地拍拍他的肩膀:“小言,紧张吗?”

    柏言勾了一下嘴角,目光落在窗外,里面是小胖看不懂的复杂情绪:“比起紧张,我更多的是期待。”

    期待自己变成一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一个不用依赖别人,祈求别人施舍点爱才能活下去的正常人。

    成医生查完房就过来跟柏言说可以下楼了。

    柏言在12楼住院,而手术室在5楼,成华带着柏言走员工电梯下去。

    这家私人医院私密性很好,柏言又是公众人物,一上午就排了柏言一台手术,完全避开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手术室外是一个巨大的走廊,一个人也没有,除了天花板的顶灯,安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成医生在尽头等他。

    柏言走到手术室外门口,成华和小胖突然不约而同的开始紧张。

    反倒是柏言这个当事人看起来更加淡定从容。

    成华扯着柏言的衣袖:“小言,我昨天听小胖说了,那个男人说割掉腺体会要人命,要么你再想想?”

    柏言掰开成华的手指,语气冷硬:“不是今天,就是明天,或者后天,这里不给我做,我就去其他医院,或者出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手术我是一定要做的。”

    柏言说完,转身直接走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小胖看着他决绝的背影,竟然无端觉得有点可怜、落寞。

    其他人遇到这种大事儿,好歹有个家人在身边陪伴着吧!

    柏言谁也没有。

    柏欣读高三,柏言根本不敢跟她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