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柏言将壁纸换好后,又将手机放回原位,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席朝就敲响了门。

    柏言想到自己刚刚的恶作剧,又嗤了一声,这人在自己家还这么懂礼貌,真的是衬的我好混账。

    不过,我就是混账!

    柏言在席朝床上打了个滚才站起来,走到门边没好气地打开门:“干嘛?”

    席朝眉眼带笑,说话的声音温柔平常,仿佛他已经对柏言说过很多次了:“下来吃饭!”

    柏言冷着脸一脸不爽:“不吃!”

    “糖醋里脊?”

    “加了糖!不吃!”

    “葱香小酥肉?”

    “油炸的,不吃!”

    “番茄土豆牛腩?”

    “酸不拉几的,不吃!”

    “香煎五花肉?”

    “热量那么高,不吃!”

    “凉拌折耳根?”

    柏言咽了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“在撒点香菜!”

    柏言喉结又滚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再拌点花生米!”席朝接着说

    柏言眼珠子终于有点松动了。

    席朝接着加码:“榴莲煲鸡。”

    “炖了一个多小时,香糯入口。”

    柏言立马关门下楼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柏言坐在饭桌旁,双手交叉抱臂,跟个等人伺候的大爷似的,看着席朝把菜一盘又一盘从厨房端出来。

    他也不去帮忙,就看着席朝有条不紊地干活,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席朝将碗筷推到柏言面前,他似乎心情颇好,难得地开了个玩笑:“大爷,请用。”

    柏言嘴角扯了一下,也不觉得害臊,拿起筷子,夹了一筷子凉拌折耳根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麻辣鲜香,也不知道这男人去哪儿学的秘方,油辣子特别咸香,在配合着折耳根的脆,一口咬下去,嘎子嘎子响。

    再来一粒炒花生米,柏言一筷子接一筷子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做手术要打麻药,柏言没有吃早饭,饿到了现在,前胸贴着后背。

    这会儿,柏言顾不得什么热量了,一盘凉拌折耳根一会儿就消灭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柏言正想找点水喝,面前突然又推来一小碗鸡汤。

    “尝尝味道怎么样?”席朝说

    柏言看了席朝一眼,男人根本没有吃,只是坐的板正地看着他,嘴角擎着笑,眼神温柔,看得柏言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在自己家人身上看到过这种眼神。

    柏言赶紧将视线移到面前的碗里,汤炖的很清透,也没有多余的油脂,柏言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子喂进嘴里。

    榴莲瓤、红枣加鸡在砂锅里炖的特别入味,榴莲的清香混着鸡汤的鲜香,柏言连着喝了好几口。

    柏言太久没有吃过这些重口味了,做艺人后,需要保持身材注意形象。

    经纪人不让他吃香菜、榴莲、葱、姜、蒜、韭菜、蒜苗等重口味的食物。

    说是跟其他演员拍戏,站的太近会有味道。

    柏言的外婆是西南人,柏言吃惯了这些玩意儿。

    柏言很自律,他将工作看成自己摆脱家里的希望,格外的遵守职业道德。

    可能是太久没有吃了吧,柏言觉得今晚的汤特别香甜,他忍不住多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考虑到自己休假后还要回去拍戏,柏言还是克制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把碗往前一推:“谢谢款待,我吃饱了。

    席朝嘴角扬起,伸手扯了一张餐巾纸递给柏言:“擦擦嘴,嘴角边有辣椒油。”

    柏言脸微微一红,伸手接过:“谢了!”

    柏言一边擦一跟席朝说:“你不会是个厨师吧?”

    “话说厨师买得起几百万的豪车?”

    席朝笑了一声:“嗯!你想我做厨师吗?你想我以后就做你的厨师。”

    柏言被噎住了!

    因为吃了美食儿而挺好的心情,一下就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柏言垂下眼眸,没有再看席朝那张帅气又温柔的脸。

    饭桌下,柏言将纸巾捏的紧紧的,然后抬手猛丢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“我想,我需要跟你好好聊聊。”柏言神情严肃,眼眸直直地盯着席朝

    “我不是GAY,无论你用什么方法,我都不可能爱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白费心思了。”

    席朝微扬的嘴角逐渐拉平:“我也不是GAY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