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小胖见席朝和柏言一前一后从巷子里走出来,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柏言走着走着又挨得席朝很近了,小胖赶紧插到两人中间,不给柏言任何作弊的机会。

    柏言把帽沿往上掀了掀,看向小胖的眼眸里带着几分控诉。

    好像小胖是专门拆散七仙女和董永的恶毒王母娘娘。

    小胖视而不见,一边走着一边问柏言:“怎么?手痒啊?”

    柏言压下帽沿,懒得理小胖。

    老街是由有好几条街组成的片区,这条街的尽头右拐,就有个专门卖早餐的小吃店。

    两口子卖了几十年了,席朝看网评很好,上次他也是在那里买的,可惜柏言没有吃上。

    席朝走着走着,突然感觉有人扯了扯他的后衣摆。

    席朝转头,看见柏言故意落后了小胖一小步,手越过小胖的后背,拉住了他的后衣摆。

    见席朝转头看过来了,柏言赶紧用眼神示意:牵我!

    席朝把右手背在身后,悄悄握了一下柏言的手指,立马就松开了。

    柏言高兴了,把手收了回去,若无其事的继续朝前走。

    走到转弯处,柏言又心痒难耐,他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可刚把手伸出去,“啪”一声被小胖给打了下去。

    小胖恨铁不成钢:“小言!就这么一会儿你都忍不了吗?”

    虽然发情期的Omega会变得温柔,但柏言骨子里还是个暴躁的人,见小胖阻止,他也快要发火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想跟他牵手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胖把手伸出去,小声吼:“手痒就牵我!”

    小胖说完就握住了柏言的手,小胖的手胖乎乎的,又肉又短,跟席朝骨节分明的大手触感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柏言一脸嫌弃地甩开:“不牵了,我揣兜里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柏言说完,揣着兜就气冲冲朝前走。

    席朝手抵着自己的唇,笑的肩膀发抖,见柏言生气,他又赶紧大步追上去哄他。

    小胖看着这两人黏糊的样子,叹了一声

    !

    就不应该答应他俩出来!

    小胖左右观察着周围,周围的中老年人各自忙着各自的,没有忙的人都在低着头刷抖音,外放的声音很大。

    好在没有人发现,小胖也不执着了。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点开录像,决定把柏言这副粘人的模样给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这都是证据!以后有用的。

    走到早餐店门口,老板娘和老板不在,今天守店的是一个年轻人,应该是他们的女儿。

    女儿看起来30岁出头的样子,低着头正在刷抖音,柏言眼尖,一下在她的手机屏幕里看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她手机开的外放,柏言清楚地听到了两年前自己的采访

    主持人:“柏老师最近的新剧正在热播,形容一下你演的角色。”

    柏言面无表情,直视着镜头说:“他是一个很隐忍,在感情上很无私、很纯粹的人,他很爱女主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:“听起来这是个很深情的角色。”

    柏言:“是!”

    主持人:“所以这也是你的爱情观吗?”

    柏言立马答道:“不是!”

    主持人:“那你对待感情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柏言说的毫不犹豫:“爱情存在于文学作品,给人美好的想象,之所以是永盛不衰的主题,恰恰是因为,爱情只是种美好的幻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