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柏言愣住了!这是他妈第一次提他爸!

    “你爸看我老被你外公打,他可怜我,说要带我走!”

    “我就跟他走啊!反正我也没有什么可失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把我下半辈子交给他了,结果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出轨了!”

    柏芳说完,双手捂着脸大声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缺爱啊!我一辈子都盼望有人爱我!把我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说我就怎么信,我到处去碰,我总能碰到爱吧?”

    “傻逼!”柏言毫不客气地讽刺他妈:“所以你是个傻逼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傻!”柏芳放下了捂住脸的手,脸上精致的妆容早已经花的不成样子了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傻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想有人爱你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辈子.....有人真心爱过你吗?”

    柏言被他问住了,他冷冷地看着他妈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柏言突然就自嘲地笑了起来!

    真好笑啊!

    两个从来没有得到过爱的可怜人,相互在这里比较谁更加可怜!

    柏言慢慢走到柏芳身边蹲下,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眼眸坚定:“我至少比你清醒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就不相信那见鬼的爱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永远不会为了那虚无缥缈的感情,抛弃自尊,卑微到尘埃里。”

    柏言嘴角嘲讽地笑着:“柏芳,你真的很可怜!”

    柏芳听见这话,无法接受似得,又开始嚎啕大哭!

    哭声引来了好几个路过的人围观,其他包间吃饭的人听见外面的哭声,也齐齐打开门出来观看。

    柏言不想被当做演戏的猴子,他站起身走到门口正想关门,抬眸就望进了男人的眼里。

    男人也不知道站了多久,他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西装,宽肩窄腰,帅气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柏言抬头的刹那,男人就惊讶喊出了声:“言言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柏言看见他都愣住了!

    席朝!他怎么又会在这里?

    是了,昨天他朋友圈发了,他就在蓝城。

    他刚刚都看到了吗?都听到了吗?

    自己这副痞气、无赖的样子。

    自己对自己亲妈放狠话,互相诋毁的丑陋模样!

    他都看到了吗?

    柏言的心里五味杂陈,有窘迫、有尴尬、有懊悔、有沮丧。

    柏言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了。

    他好想逃离!

    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!偷偷地藏起来!

    柏言躲避着席朝打量的视线,两腿下意识往后退,正想躲的时候,柏言突然清醒过来!

    我为什么要害怕面对他?

    我就是这么一个没有教养、没有耐心、脾气暴躁、会抽烟解闷的烂人!

    我跟柏芳一样烂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我为什么要害怕面对他?

    柏言不服输似得,拧着眉看了过去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柏言的语气生冷坚硬,带着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倔强表情。

    席朝走进包间内,直接关上门,隔绝了室外众多打量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跨过地上哭泣的柏芳,走到柏言面前,手捧着柏言气的涨红的脸,温声问:“言言,到底怎么了?怎么生气了?”

    柏言听见他这话,心里没由来的觉得很火大。

    他宁愿他骂自己,说自己没有素养,说自己是彻头彻尾的混子。

    也不愿他这么云淡风轻地关心自己。

    柏言“啪”一声打下他的手:“别管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