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那酸涩弥漫在柏言的眼眶,闪出盈盈热泪,柏言透过朦胧的泪圈看着面前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他吻自己的时候,眼睛紧闭着,神情是那么的专注温柔。

    尽管他气自己找女人,惩罚自己的措施还是克制的,甚至还想让自己舒服!

    柏言看着看着,心里又开始生出一股无端的恐慌。

    他好怕啊!

    他真的好怕啊!

    柏言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他绝望地闭上眼,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样从眼角不停滑落,顺着脸颊流进了彼此的嘴里。

    尝到眼泪的味道,席朝猛睁开眼。

    柏言眼尾泛红地看着他,泪眼朦胧,又可怜又可爱。

    席朝慌了,他赶紧松开对柏言的钳制,捧着柏言的脸急切地关心道:“言言,怎么哭了?是不是我弄疼你了?”

    柏言不说话,只是看着他,沉默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的嘴巴被亲肿了,男人带着怒气的吻,力道总是比平常要重一些。

    席朝大拇指不停地摩挲着他微红的嘴唇,眸中带着心疼和歉意:“对不起,言言,对不起!我没能控制住自己。”

    柏言听见席朝这句对不起,终于回过神来,他目光由涣散变得犀利,问出口的话像带着尖刀和锐刺

    “够了吗?你满意了吗?还要不要再来一次啊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要我脱光给你上了你才能放过我?”

    席朝瞳孔一缩,他没有想到柏言会这样看他,他反射性地摇头:“我没有这么想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Omega啊!”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强迫自己冷静,强迫自己克制,可颈后的腺体在狂跳,突突突地搅的他生痛。

    他咬紧了牙,垂下头遮挡住了眼眸的波动:“对不起,言言!”

    席朝上前一步,头抵着柏言的额头,看着他带泪的脸庞,颈后的疼痛让他终于恢复了理智。

    他后悔自己的行为,吓到他了,真的吓到他了!

    柏言却没有接受席朝的道歉,冷笑了声,抬手猛推开他,自暴自弃道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都行啊,反正我已经是一个Omega了,我打不过你,你随便释放点信息素都能让我无法动弹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干嘛啊?我除了任你宰割,我还能干嘛啊?”

    柏言最后一句话是吼着说出来的,他恨自己的无能,变成Omega,每一次被这个男人钳制的时候,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然后,还会像个傀儡一样被信息素操控。

    他恨自己的人生偏离了正轨,他本以为他已经逃离了过去,有更坦荡的未来。

    可命运总是跟他开玩笑!

    他被毁了,他的人生已经被毁了!

    连带着,他看到这个男人,都觉得可恶又可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