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席朝出差回来,连门都没有进,直接开着车去看柏言了。

    那火急火燎的样子,让陈杨好羡慕。

    他喜欢成华,成华却拿他当铁哥们,打游戏的时候跟他称兄道弟,陈华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“看吧,小华华,我就说跟着我可以吃鸡。”陈杨对着话筒骄傲道。

    “你技术是不错,不过席先生如果打游戏应该更厉害!”

    陈杨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成华话里话外从来不掩饰自己对少爷的崇拜,恨不得跪地拜他为师。

    此刻的陈杨无比懊恼自己生来不是个Alpha。

    不过,陈杨已经习惯了!

    陈杨打了个哈欠:“好了,小华华,已经凌晨6点了,快去睡吧!”

    两人退了游戏,陈杨刚躺下,就听到一阵开门声和非常沉重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陈杨立马警惕起来,这不是少爷的脚步声,少爷走路非常轻,只要他想,甚至可以毫无声响。

    他手摸到枕头下拿出离子手枪上膛,打开卧室门悄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,客厅内,席朝跌坐在沙发旁,急促地呼吸着。

    陈杨“砰”一声打开灯。

    席朝额头上的汗珠在灯光下清晰可见,脸泛着不正常的潮红。

    他眉头紧皱,慢慢脱下了西装外套,露出的白色衬衫已经是汗湿一片。

    陈杨脸色一变,赶紧下楼跑过去:“少爷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席朝的信息素在猛烈地喷发着,所幸陈杨是beta,闻不到,不受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陈杨蹲在席朝面前,拿过一张纸巾帮席朝擦着额头的汗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不是去找柏言了吗?怎么回来就……”

    席朝低着头,苦涩地笑了一声:“他生我的气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生气了?”

    席朝垂着眸子,沉默了良久,才沙哑着嗓音道:“他……他去找女人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陈杨尖叫出声

    他不敢置信地摇着头:“柏言也太混账了吧?他可是你的Omega!”

    “这在奥特兰星球,是要关禁闭的。”

    席朝心猛地一缩,绞痛感传来,他深呼吸一口,压下了喉咙里的苦涩。

    席朝换了个姿势,转头对陈杨说:“我的信息素紊乱了。”

    陈杨立马站了起来,眼睛瞪着浑圆:“是不是因为他今天惹你生气导致的?”

    “你上次的腺体检测数据明明还挺稳定,”

    陈杨的脸上都是愤慨,他甚至有点想跑过去,把倔强又暴躁的柏言打一顿泄气。

    席朝摇摇头,吩咐道:“把针管拿过来!”

    陈杨听见这话,面色一惊:“少爷?你还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言言过两天要发情了,我这个样子没法过去,给他抽两管信息素。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

    陈杨连连后退两步:“你都这样了,还抽?你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席朝却没有答话,只是伸手命令道:“拿过来!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陈杨满脸的抗拒:“他给你戴绿帽,你还护着他。”

    席朝眼神立刻锐利地看向陈杨:“你拿不拿?”

    陈杨死命抗拒:“就算你拿军法罚我,我也不拿。”

    言言一个,陈杨一个,两人都倔的很,席朝只觉得脑门疼,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陈杨继续说:“他是你的Omega,你信息素紊乱,最是需要他安抚的时候,他不来帮你,你反而还要伤害自己的腺体去帮他?”

    “抽信息素多痛啊!你都为了他抽两回了。”

    陈杨说着说着就眼眶泛红:“你一个少将军,何时这么卑微过?”

    “少爷,我心疼你!”陈杨说。

    席朝偏着头看向漆黑的窗外,他的五官极其敏锐,窗外树叶上熟睡的小虫都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嘴角扬了一下,言言睡觉也是这个姿势,蜷缩在一起,手握着自己的手,呼吸均匀,胸膛规律的起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