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11点55分,狗仔小王给范灵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没有更实质性的料啊?这个出门也说明不了啥啊,人家可以澄清是朋友,或者亲戚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范灵嗤笑一声:“你太单纯了吧?谁家朋友用那种眼神看人啊?那男的有天出门的时候,柏言还拉着他的手不放,两个人在门口腻腻歪歪了很久,这亲密度还不够捶?”

    “那男的不是拍拍他脑袋安慰他吗?我从他的背后动作来看,他还亲了柏言的额头柏言才松手的,这怎么可能会是普通朋友?”

    范灵说到这里又开始无端的嫉妒了,这金主不仅长的帅,还怪会哄人,哪里像他遇到的那些肥头猪耳的糟老头子?

    范灵继续正色道:“总之,你先发出去,这次本来也没想彻底把他搞垮,名声搞臭了就行!”

    “记得把他俩在门口牵扯的画面放大再放大。”

    范灵挂了电话,狗仔小王又检查了一遍微博,就等着定时发布。

    12点一到,微博定时发布

    @狗仔小王:你们要的证据来了!

    文字下面配了一段视频。

    吃瓜群众早就等的饥渴难耐了,这天中午,无数人点开视频播放,看到了如下画面。

    五光十色的酒吧包间,四男五女喝的醉气熏天,顶流胡乱抓了一把身旁女孩子的胸。

    “不错嘛,一晚上多少钱?”顶流下流地笑着,凑到女孩子耳边说

    那女孩子佯装羞涩地笑了一声,直接坐在顶流腿上,朝他耳边呼了一口气,魅惑道:“三千,全套六千!不降价哦!”

    顶流邪魅一笑,手指着酒吧包间划了一圈:“我要你在这里呢?”

    女孩子转头看了看其他几个已经腻腻歪歪的男男女女,表情有一瞬间的为难,立马又恢复正常:“在这里,就是一万五,不讲价!”

    顶流一把将女孩子翻到沙发上就……,他的极其动作粗鲁,手紧紧抓着女孩子的头发,女孩子疼的眉头紧皱,抱怨了着

    “求你,轻点!”

    顶流一巴掌拍她脑袋上:“妈的,出来卖不就是任我为所欲为?”

    后面的画面更加不堪入目,都被打了马赛克,只能听到他们或打情骂俏,或粗鲁的叫骂声。

    视频后面是微信截图,似乎是顶流和他朋友的聊天界面。

    【顶流:妈的,梁远那个龟孙子,竟然给老子甩脸色,等老子爬上位,第一个就把他踩下去,老子忍他很久了!】

    【朋友:梁远又怎么你了?】

    【顶流:他让我监视柏言,我观察了柏言一个多月。柏言生活规律,每天两点一线,空闲就是读剧本,或者打手机单机游戏,连微信都很少聊。】

    【顶流:我跟他汇报,他不满意,怪我监视的不尽心,说已经一个多月了,柏言不可能不去找女人P,年轻人哪有不好色的?】

    【顶流:妈的,他以为谁都跟他一样,进一个剧组就找女人,还睡粉,他还玩一对多!】

    【顶流:他让我在柏言房间对面装针孔摄像头,我不干,他留给我甩脸色,答应给我一个综艺的资源也不给了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