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柏言被席朝那直白的话给说得一愣,他恼羞成怒,冲着席朝不客气地说

    “谁是你老婆?少给我扣帽子!”

    柏言说完就低头继续朝前走,快走到席朝面前时,才发现他身后还有一个小行李箱。

    柏言装作没有看见,他目不斜视地越过了席朝,刚越过两步,就被席朝拉住了手。

    柏言的手本来插兜里的,席朝直接把手伸进来将柏言的手牵了出来,然后凑到柏言耳边说

    “你今天好帅!”

    柏言甩了一下被他牵着的手,没有甩开: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席朝接着说:“寸头比我想象中还要适合你!很酷!”

    柏言叹了口气,他说A,席朝非要说B,两人的沟通根本就没有在一个频道。

    柏言又甩了两下,未果,干脆直接拿出手机刷开大门走了进去,席朝也跟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柏言住5楼,两人就这么牵着走进电梯,走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柏言看了一眼席朝一直牵着自己的手,言语冷酷地问:“可以先放开我吗?”

    席朝看着柏言抿唇笑了一下,突然抬手将柏言手背举到自己唇边亲了一下,然后若无其事地松开了。

    席朝亲的很轻,还有一个很小很小的“啵”声。

    柏言立即僵在原地,耳朵尖悄悄红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背犹如有电流划过然后跑到了全身,全身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到了那块被吻过的皮肤上,触感是凉凉的、软软的。

    他垂着手,完全不知道该把这只手放在哪里了,最后,他动了动僵硬的手指,缓慢抬手藏进了外套兜里。

    柏言在原地愣了好几秒,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干嘛。

    是了!他应该开门。

    柏言又把这只手拿出来,伸出食指想用指纹解锁。

    他将食指伸进指纹孔里,反复地按,可语音一直提示指纹错误。

    柏言有点急了,又重重按下去,还是不行,柏言还想接着按。

    席朝突然握住了柏言的手,他将柏言的食指屈曲,拿着他的大拇指按在了指纹孔上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门立马被打开。

    柏言这才回神,明白自己干了什么傻事儿,尴尬的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柏言将手从席朝手里抽出来,又藏进了兜里。

    柏言进屋,席朝跟着进了屋,并同时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席朝悄然打量着柏言住的房子,房子是公司租的,不大,两室一厅一厨一卫,装修是很简洁的北欧风。

    柏言打开鞋柜,席朝看到里面只有柏言的鞋子,和几双待客的拖鞋,除此之外,就没有其他东西了。

    柏言从最下面储物柜里拿了一双新的拖鞋递给席朝,然后换上自己的鞋子就走了。

    他什么也没有跟席朝说,但席朝知道,这是允许他留下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席朝嘴角悄悄扬起,言言这次,对自己的态度......好像变了!

    如果是以往,他一定会吼自己,赶自己走,自己是绝对进不来这个屋的。

    席朝脱下靴子穿上拖鞋,鞋子小了,脚后跟还露出一大截。

    席朝没有管,直接穿着走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柏言拿着水杯接了两杯水,自己咕噜咕噜灌了一大杯,然后端着水杯出来,将另一杯水放在了席朝面前的桌子上,依旧什么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席朝看着柏言这个别扭的样子,眼眸的笑意更深,他拿起水杯喝了一口,看着柏言说

    “言言,谢谢!”

    柏言背对着席朝,没有回话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给彼此一个机会,柏言也就不再矫情,

    柏言在原地站了会儿,回头看着别处,刻意避开了席朝的视线:“我先去洗澡了,你自便!”

    柏言走进卧室收拾了两件衣服出来,然后快速走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柏言在背后关上浴室门,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从看见席朝的那一刻起,柏言的精神就是紧绷着的,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在清醒的时候面对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