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席朝给柏言讲完了所有绘本,每晚一本,一共讲了7天。

    他还陪柏言又渡过了一次发情期。

    柏言很平静,他躺在席朝怀里,感到自己身体慢慢发热,然后变得松软,心里也对他更加依赖。

    很奇怪,以前的他很讨厌这种生理现象,可现在,他只想抱紧他,紧紧地抱紧他。

    席朝给了他一个临时标记,柏言慢慢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柏言趴在席朝的胸口,把玩着他的手指,问他

    “在你们那里,Omega发情期是怎么渡过的?”

    “用抑制剂,或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者什么?”

    席朝抿着唇笑,表情神神秘秘的,看着柏言不说话!

    柏言抬起头看着他:“说啊!”

    席朝捏住柏言的鼻子,温柔道:“你可能不会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!”柏言说,又推了他一下:“说啊!”

    席朝沉默了会儿,才开口:“你知道的,人本质也是动物,动物发情的时候要干嘛?”

    柏言一秒就反应过来了,他错开视线,耳朵尖红了一个度,他趴在席朝胸口,搂着他肩膀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柏言趴了很久,还是没有耐住心里的好奇心,小声问出了口:“那.....你想吗?”

    席朝立即就笑出了声,胸腔震动着,柏言也跟着他起起伏伏。

    “当然想,”席朝说的很理所应当:“没有ALpha不想永久标记自己的omega,这是天性。”

    席朝说完,又咧开嘴,用食指指着自己的尖牙:“尤其是牙痒痒的时候,特别想。”

    柏言伸手摸了摸他的尖牙:“你刚刚咬我腺体的时候,我没有觉得很痛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可以让它变尖,像地球的吸血鬼一样。”

    柏言来了兴致:“表演一个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席朝正了神色闭上嘴,然后突然张开嘴,柏言清楚的看到他的两颗尖牙变得又长又尖了。

    柏言突然觉得脖子一痛,他抬手摸了摸自己后颈,心想,还好腺体长在后颈的,咬他的时候他看不见。

    要是长在前面,柏言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让席朝咬他的。

    席朝收回了尖牙,问柏言是不是吓到了,柏言摇头说没有。

    柏言毕竟曾经是一个直男,让他接受自己变成omega,要和一个男人在一起,已经是鼓足了莫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现在要让他和一个男人这样那样,自己还是躺下的那个,他心里是抗拒的,他的男性自尊心不允许。

    至少现在的他,是接受不了的。

    柏言都没敢看席朝期盼的眼睛,对于目前的柏言来说,和席朝接吻,已经是他能接受的最大让步了,更近一步他心里还受不了。

    柏言想跟席朝解释又觉得自己说的是多余:“我......我目前,还不行!”

    席朝面色都没有变,一直温柔地笑着,他当然知道柏言的想法,他想,他的言言生长在地球,成年后突然分化,确实比其他omega需要更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伸手搂住了他,安慰道:“我知道的,我可以等你。”

    我可以等你!

    柏言也以为,他们可以有时间慢慢磨合,在地球上,像一对普通的AO恋人,从心理到生理都彻底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席朝陪伴了柏言一周多就回静海市了,柏言也紧急入组去拍摄之前面试的少年杀人犯的电影。

    两人聚少离多,席朝忙于他的工作,柏言拍戏也经常熬到半夜。

    可不管多晚,席朝一定会等柏言收工,跟柏言说晚安,等柏言睡了他才睡。

    柏言的心情也肉眼可见地愉快了很多,小胖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他想,柏言终于接受自己是一个omega了,有席朝的陪伴,柏言终于活的像个人样了。

    在片场候场的时候,他终于不再面无表情地干坐着,而是会急切地跟小胖要手机,看席朝有没有给他发微信。

    他经常低着头、看着手机笑。

    柏言的笑是很浅的,眼眸变得温柔很多,不再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,只有很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他在笑。

    席朝有空就会来首都看柏言,他给他做过很多好吃的饭,晚上陪他遛弯,还帮他搭配过很多外出的衣裳。

    柏言很满足这种生活状态,柏言想,也许,某一天,他可以完全坦然接受自己omega的身份,然后让席朝完全标记他。

    他也许会得到爱情,得到他的母亲梦寐以求的爱情。

    可他错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