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残阳如血,染红燕山,已是初冬,北风吹起,一派苍茫景象。一块巨石上,一个消瘦矫健的身影一动不动,忽然仰天长嗥,声震群山,久久不绝。这是草原狼千百年的痛苦,是生之呐喊,是天地间最雄壮尊严的呼声。

    山下训练基地,所有的人都被巴根台凄厉野蛮的狼嗥震撼。所有的人都停下手里的工作,心里说不出的酸楚难过,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澎湃激情。

    吉日格勒等人对视了一眼,他们终于明白了,不是他们在围捕巴根台,而是群狼之王在有条不紊的追捕他们。他们鼓起最后的勇气,向山坡上巴根台的方向追去,既然失败不可避免,那就光荣的死在冲锋的路上吧。他们的对手不是人,是狼,是长生天降下的火焰,会烧光一切,也会照亮人间。

    天将傍晚,敌人在逼近,巴根台一动不动,静静的看着向他扑上来的学员们。

    越来越近了,他看到吉日格勒等人取出弓箭,正在向他张弓搭箭。只有150步了,他还是没有动,狼一样的眼睛冷漠的看着他们,这是没有人类感情的眼神。吉日格勒等人只觉得背心一阵阵的发凉,他们终于丧失了最后的自信,也丧失了最后的理智。箭象雨一样向巴根台飞来。却在巨石前面3、40步的距离纷纷落下。

    忽然,一声巨响,嚎叫声四起。丧失理智的学员们终于不再注意脚下,他们踢到了绊索,几张大网从天而降,至少七八个学员被吊在树上,悬在半空。

    剩余的学员还有10余个,他们愣愣的对望一眼,120个龙精虎猛的汉子,就剩下他们这几个人了,敌人就在前面,不管他是天神还是魔鬼,只有决一死战。他们也不去救援同伴了,发一声喊向一齐巴根台猛扑过来。

    巴根台缓缓从巨石上站起身来,缓缓脱下长袍,脱下皮袍,露出刀劈斧削一样的胸膛脊背。好兵啊!蒙古勇士!这样的兵才能做特种兵。即便是他们在技战术上漏洞百出,缺陷太多,即便他们损失殆尽,体能已到极限,即便是他们身处绝境,没有任何希望。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们仍然向自己冲过来,不计生死。

    他,运用了各种手段,但是始终没有在精神上打垮他们。只有这样的士兵,才有可能成为军中兵王。

    现在,应该给他们一个面对面战斗的机会了。他从5、6米高的巨石上一跃而下,赤手空拳杀入学员们中间。

    对付这样的分散队形,重要的是速度。如果他被这些人围起来,那就麻烦很多,但是如果他在运动中作战,那么他当面的敌人只有1-2个。

    他在人丛中穿插游动,不断的重击敌人不致命的部位。他使用的是后世特种兵近身格斗技术,那都是一招制敌的杀招,没有拖泥带水。尽管蒙古士兵挥舞弯刀,猛劈猛砍,大呼酣战,但是哪里能伤到滑如游鱼的巴根台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的倒下,终于,最后的3个人背靠背结成战斗队形,蒙古弯刀指向巴根台,再也不敢分开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凄冷的月光下,巴根台在他们七八步以外,闪着绿光的眼睛盯着他们。他们紧张的喘着粗气,等待着巴根台的进攻。

    巴根台沉声说道:“你们是这批学员里最后站着的3个人,足以证明你们的优秀。放下武器,你们还有受训的机会,变得像我一样强。”

    3个蒙古士兵一声不吭,紧盯着不远处那个令人望而生畏的人。黑暗中,巴根台不耐烦的说道:“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,放下武器,接受训练。我是基地最高长官,我的话就是命令,立即放下武器。否则今天就给我滚出基地,回到你们的百人队里称王称霸去吧!”

    3条蒙古大汉对视一眼,互相点了点头,发一声喊抡起弯刀向巴根台猛冲过来。巴根台身形微动,一拳打在第一个人的肋骨上,扭住第二人的手臂,一脚踢翻第三个人。整个过程快如闪电,月光下,树影中,只见黑影一闪,三条大汉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令人发狂的搜捕游戏结束了,巴根台得到了他最想要的东西:他在这些蒙古学员身上,发现了一种可以被称为军魂的东西。来自后世的特种兵,始终认为一支没有灵魂的军队,即使再强的武器装备,再强的技战术水平,也打不了胜仗,或者赢不了决定国家民族命运的硬仗。